首页 >饮品

普洱茶的10年快活

2019-03-06 19:25:50 | 来源: 饮品

普洱茶的10年快活

10年前,“普洱”这个词曾经是那么沉默,甚至沉默得有些可怕!即使那时,在地理距离上,我就生活在离“普洱”(我说的是现在的“宁洱县”,也就是10年前的“普洱县”)数十公里之遥,车程不到1个钟头的思茅市(如今改称“普洱市思茅区”了),但我依旧感觉到它的近乎于沉默的存在。

那时的“普洱”这个词,含义简单,几经苍白,不外乎以下这么几个意思:

一、普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简称“普洱县”(如今,这已经变成一个历史名词了)。

这是隶属于云南省思茅地区的一个边疆小县,和世界上的那么多大地方相比,这样的边疆小县实在太多,太不起眼了。在那时的思茅人眼里,普洱县最有名的东西甚至都不是茶,而是蛋糕。

二、普洱茶。和滇红、滇绿并列的一种云南的茶。

那时的普洱茶,不过就是云南的三种茶之一,尚未声名鹊起,凌驾于云南的另外两种茶之上。至于和西湖龙井、铁观音等诸多中华名茶并驾而争锋,那更是当时的许多茶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三、历史名词“普洱府”。

10年前,“普洱府”也只是一个被历史尘封的名词,并不像现在这么有名。第一次觉得“普洱府”这个词有那么一点不寻常,在眼前和心中闪过一丝光亮,还是1999年冬天在北京大学图书馆里发生的事情。那时我正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进修,常泡北京大学图书馆和紫竹院附近的中国国家图书馆。某日中午,百无聊赖,随心所欲地翻阅港台杂志,一不留神就在一本香港的杂志里翻到了一篇讲老普洱府的文章(如今,连那本杂志的名称都忘了)。那篇文章里,一位香港的老茶人(他的名字,也忘了),因为热爱普洱茶,就赶到普洱府的府城故地—那时的普洱县县城宁洱镇寻访明清年间存在了五百年的“普洱茶叶司”的遗迹。他当然什么都没找到,连一丝踪影都没找到,只有熟悉当地掌故的一位遗老告诉他,早就拆了,他找的“普洱茶叶司”遗址,在普洱邮电局大楼的钢筋水泥下面。

那位远道而来的香港老茶人只好对着普洱邮电局的大楼徒然伤心了一阵子就走了。

我不会跟着这位老茶人伤心。因为在那时候,和大多数人一样,普洱这个词还没有进入我的生活。无论是普洱县、普洱茶还是老“普洱府”,它们都只不过是几个和生活了无瓜葛的词汇罢了。

但是慢慢的,21世纪新年的钟声敲过之后,普洱这个词却以始料未及的速度,活起来,快起来了。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普洱茶”这三个字越来越多地被人在耳边提起。提起这三个字的人,带着一种神秘的快活,仿佛得到了某种秘密的快感,忍不住要在别人面前小心翼翼地说起。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书店里关于普洱茶的书籍越来越多,最著名的一本,是来自台湾的一位老先生写的《普洱茶》一书。在那本书里,普洱茶是一种在大陆失踪了的上等茶品,只剩下极小部分的古董,被海外的极少部分人收藏。那些被收藏的陈年古董,不仅具有历史考古的价值,并且最为奇妙的是,它们还能喝,据说滋味是“越陈越香”,时光越是久远,就越是带有来自时光魔方的奇妙味道。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书店里出现了大量普洱茶的书籍,它们大多是云南的著名学者、学人、作家们写的。这些书籍梳理了普洱茶早已尘封的历史,并且着重指出,普洱茶的优秀传统还在,并且就在云南本土活着,普洱茶的优良质地,并非只是存在于那些被收藏的古董茶,也存在于制作不久,或者刚刚制作的普洱茶中,优质的普洱茶不仅包括普洱熟茶,也包括普洱生茶。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古代转运普洱茶的“茶马古道”突然一下子闪亮生辉,不仅在书籍中存在,并且还在电影、电视剧中惊艳出场,它所连接着的不仅是一段辉煌艳丽的历史,还可能连接着一条通向未来的金光大道。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许多城市的大街小巷都在一夜之间出现了数不胜数各种名目的普洱茶店、普洱茶庄、普洱茶会所,其中充斥了各种名称,各种包装的普洱茶品,无论走到哪里,人们的嘴巴上都似乎挂着普洱茶的陈香和关于普洱茶的话语。

于是,在2006年,普洱茶迎来了自己史无前例的一次庆典和狂欢。这一年,普洱茶的原产地——思茅市改为普洱市。这一年,存放在故宫的国宝级的古董普洱茶回归故里,同一时刻,由普洱市出发的马帮,满载着崭新的普洱茶,沿着21世纪的大道进京,进行了一次新世纪里的“天朝瑞贡”的成功现代公关之旅。这一年,普洱茶的庆典和狂欢热闹非凡,香艳无穷,风月无边,“普洱茶”一词也籍此风光,惊艳地跻身2006年十大络时尚流行词汇的行列。

而最重要的是,在这短短数年里,

普洱茶的10年快活

普洱茶走进了类似我这样的“非茶人”的普通生活。不知道从哪天起,我已经开始购买普洱茶、普洱茶具,开始品饮普洱茶,甚至开始撰写关于普洱茶的文字赚取稿费,用一句朋友的话说,就是加入了“普洱茶的营生”。在普洱语词的快活10年里,这是最具有实质意义的事件,因为这意味着大量的类似的我这样的普通人,被成功“复活”的普洱这个词汇感染了,加入了它的快活,丰富了自己的生活,因为“普洱”的快活而更加快活。

现在,我们来粗略拣拾一下“普洱”一词在10年快活后语义区域:

1、普洱茶。现在的普洱茶,和10年前的普洱茶早已不可同日而语。现在的普洱茶,已经凌驾于滇红、滇绿之上,甚至扩张覆盖了部分滇红、滇绿的含义,跻身于中国10大名茶之列,早已不是当年“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小家闺秀了。

2、普洱茶衍生出来的系列象征价值。A、传统历史文化价值,以“茶马古道”为象征的多元民族文化交流、融合、多元和谐并存的价值传统。B、健康价值。普洱茶长期品饮具有良好的减肥、降血压、降血脂的功效。C、地理生态价值。普洱茶的生长环境,具有得天独厚的生态自然地理条件,是当今流行全球的生态环抱观念的典型体现之一。D、独特的品饮价值。普洱茶“越陈越香”的独特品饮价值,因这10年的“普洱”话语快活而深入人心,耳熟能详。E、普洱茶的收藏价值。因为其独特的“越陈越香”的价值,普洱茶天然具有收藏的经济价值。虽然在普洱茶暴热的年代,这一价值已经膨胀到了“普洱茶=股票、期货”的程度,并且很快破灭,证明这只是一个过度夸张的神话,但其基本的经济收藏价值并未因此而改变。F、普洱茶道的价值。普洱茶道的充分论述,丰富了中国茶道的论述。G、普洱茶时尚。普洱茶成为时尚名词,这是10年前的普洱茶人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如今,虽然因为普洱茶市场走低的影响,这一时尚有所降温,但毕竟依然是时尚之一……

3、普洱市。原来的思茅市。思茅市更名普洱市,和历史传统连接起来,不仅推动了普洱茶市场的突飞猛进,也极大的增加了普洱市的知名度。如今的普洱一词,不仅是一个行政区划名词,也指以普洱命名的这一片充满诗意的苍茫大地。

4、老“普洱府”。虽然这个词至今没有多大变化,依然是一个尘封的历史名词,但因普洱话语这10年的快活,这个历史名词的知名度也提高不少。

粗略拣拾,我们发现,和10年前相比,“普洱”的含义和10年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它不再是一个僵死的、沉默的普通语词,而是一个含义和外延极大丰富的词。而最关键的,是这个词已经快活起来了。它不仅快活,而且在10年的快活生涯里积聚起了巨大的能量,如今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它再也不可能回到10年前的僵死、甚至沉默的状态了。它唯一有可能的,就是继续快活下去,期间不免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悲欢。而有悲有欢,却正是快着活着的证据。文/阳光里的雀!转载自《普洱》杂志!

小吉

猜你喜欢